肖根自留地
my safe place

Chasing Game 番外二

Noramyw:

签字结婚梗,接Chasing Game本篇设定




正文:




Sameen Shaw那日在医院值班。


她没有手术要做,只是例常的巡房和探问病人情况。


路过急诊室门口的时候,Shaw的手机恰巧响了起来,她接起来,是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你好。】




Shaw只容许那个女人说到这儿。


她大步流星地走进急诊室,把手里拿着Root手机,跟着推车小跑的护士,推到一旁。


所有人都愣住了。




Shaw把手放上推车的边缘,用力地推着,车轮和地面摩擦出好大一声响。


世界仿佛重新运转起来,随行的护士以极快的语速说明着病情。


Root中了枪,正穿过左胸口,已经陷入了昏迷。




Shaw也只来得及记住这些,她记得回答了有关Root体质的几个问题,然后就只能止步,目送着Root被推入手术室。


Root的手机在她手上,通话记录上她的名字是Sweetie。




那女人就喜欢这么叫她。


像是眼里都是蜜糖还不够,嘴里也要时常念着甜的东西才罢休。


Shaw坐在冰凉的座椅上,开始挨个给Root认识的人打电话。




手术室的灯光一直亮着。


Shaw知道那算是件好事。




很快,她的身边坐满了人。


Harold,Zoe,John,Grace,Joss,Fusco, Claire,甚至还有Martine和Kara。




Shaw知道Root是被竞争对手雇来的杀手射中的。


Shaw知道Root当时手里还拎着买好的水果,当然是苹果,Root就喜欢吃那个。


Shaw劝Harold不要怪罪在自己身上,并向Claire的学校老师请假。




她甚至问起了Bear,确认过一会儿Reese会回去给它喂吃的。


Shaw不去想Root,不去想她面色惨白躺在推车上的样子,不去想她闭着眼睛,胸口泛着血红,还穿着向Shaw索要早安吻时候的同一件衬衣。




Root很喜欢那件衬衣。


Shaw想起来,在Ebay上下单给她买了两件一模一样的。


而后她觉得无事可做了,才肯盯着手术室的门。




门是在几个小时后开的。


戴着口罩的护士以公式化的语气询问家属在哪儿,要他们做好最坏的准备,签字。


Shaw站起来,腿因为坐久而发麻,踉跄了一下。




没人阻止她,但Shaw自己顿住了,她签不了。


Shaw深吸了口气,把眼睛发红的Claire拉了起来,强硬地推到前面。




“病人的养女。”


Shaw听见自己说,她握着Claire的手臂太过用力,以至于那孩子的骨头咯到了Shaw。


“签字。”




Claire Mahoney的手握着笔,有些颤抖。




“签字。”


Shaw重复了一遍,她的声音僵硬无比。


“她需要做手术,签字。”




她们退回去,看着手术室的门开了又关,红灯一闪一闪,似乎永不停止。




Shaw坐回椅子上,因为坐得久了,椅子是温热的。


Shaw情愿它是凉的。




半夜里Claire在她肩膀上睡着了,Shaw头一次没把她推开。


Martine给她带了食物。


有时候敌人才最了解你,Shaw微点了点头,啃着三明治,心里想还差点黄芥末酱才完美。




黄芥末酱在家里。


Shaw比平常吃的慢了点儿,但她成功给胃里塞了点东西。




Root当然挺了过来。


Shaw嗓子哑着,对医生说了句谢谢,脚忽然就一软,硬是被John扶了起来。


Shaw又说了句谢谢。




她可能把这辈子所有的礼貌都用完了。




Root躺在病床上的样子丑极了。


Shaw看着管子插在她的身体里,胃一阵阵地抽着。


Martine果然还是敌人,她不给Shaw的三明治里加黄芥末酱,害的Shaw犯胃疼。




Shaw看着Root干裂的嘴唇。


她拿着棉花棒,小心地沾了些水,点着Root的唇瓣。


那女人的唇膏还是她给涂的。




到了第二天下午,Root总算睁开了眼睛。


Shaw等所有人都见过她了,才记得自己要说什么。


Root显然很困,但Shaw在那儿,她就仍旧记得笑,努力睁着眼睛。




“Marry me.”


Shaw没单膝跪地,也没准备戒指,她平淡的声音像是个命令句。


Root笑了。




“Sweetie.”


Root从喉咙里挤出这个单词。


她摇了摇头。




“I need it.”


Shaw抿着唇,她握着Root的手,努力挤出一丝微笑。


“Please, marry me.”




Root还是摇了摇头。




她们的僵局甚至持续到了Root出院后。


Shaw不明白为什么Root不愿意,但她已经习惯了每天问上一遍。


逐渐连旁边的人都习以为常。




Claire在这期间毕了业,决定跟着Harold和Grace到欧洲转一圈。


Shaw和Root把他们送到机场。


那天太累了,Shaw入睡前才想起来没问问题,她摇着Root。




而那女人滚进她的怀里,呼吸声稳稳地拍打在Shaw的胸口。


Shaw犹豫了,闭上嘴,把被子拉好,仔细盖住她的肩膀。




“Will you marry me?”


Shaw记得隔天早晨,Root一边穿衣服,一边打着呵欠问道。


Shaw愣在那儿。




Root便笑了,低头吻她的额,又轻又柔。




(到你不担心我会消失为止。)




END

评论
热度(411)
  1. one in, one out.Blanca_4AF 转载了此文字
    (∩△∩)
  2. Blanca_4AF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Blanca_4A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