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自留地
my safe place

【里萧】Glass

仿佛回到了几年前看完大结局捧着书哭的那个晚上

毫米:

chapter.1


       离开上海的那个下午,我拒绝了所有人来送机的请求,包括宫洺。那大概是我短暂而琐碎的前半生里,最失魂落魄的一个下午,但我仍清楚的知道,这不是一次旅行,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逃离。


        命运像是个顽劣的少年,曾慷慨地给予我很多,又在顷刻间让我一无所有。他一次次判我死刑,折磨地我遍体鳞伤无力还手,又一次次赦免我,虚情假意地想让我为他歌功颂德。我实在受够了这样的捉弄,所以这一次,我要从他带给我的梦魇中逃离,离开这个带给我苦痛远大于快乐的地方,离开这里,也忘了这里。


        我差一点就要以为自己成功了。当我以为我可以用遗忘去淡化那痛楚,当我固执地将一切有关过往的的记忆封存,当我把披肩长发剪下想要重新活过来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醒之后,我知道了我一直以来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画地为牢,当回忆铺天盖地向我卷席而来的时候,我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它将我包裹住拉进漩涡里,将我的伪装撕扯破碎,将我的惶恐与绝望暴露给所有人,然后告诉我,这一次,我输得有多彻底。
       
        那是多么真实的梦境,午后的阳光慵懒的洒在少女姣好的面庞上,每个人都是最美好的模样,唐宛如和南湘笑着,闹着,顾里则插着手在一旁看。她的样子是那样真切,让我觉得好像下一秒她就能说出一句不惊死人不罢休的话嘲笑她们一番,可她没有,她只是转过身来,叫了我的名字。阳光太刺眼,我怎么努力都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我却清清楚楚地听她叫我:“林萧,林萧......”一声又一声,那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让我的身体像过电一样抖个不停,但我发不出声音,也挪不动一步,就只有站在原地。我看到她走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而我自己却像是在变小,当她靠近我时,我已经以一种仰视的角度在看着她,我看到她被风吹动的短发,看到她白色衬衫上的纽扣,可我仍然看不清她的表情,这让我急得快要哭出来,我没有办法动也没有办法叫她的名字,我只有站在那里,身体不停地颤抖,内心却像是将要喷发的火山,“顾里,让我看看你,让我看看你,一眼就好......”我在心里嘶吼着,拼了命地想要看清她的样子,却听到她说:“林萧,你想我吗?”那一瞬间,像是被解开了什么咒语,我猛地抬头,看清了她的脸,那如艺术品般精致的,我永远无法忘记的,此时此刻却满是悲伤的顾里的脸,她的悲伤是那样熟悉又那样陌生,因为记忆里,那似乎是永远不属于她的表情。我好想扑进她怀里,告诉她我有多想她,却在下一秒醒了过来。多么讽刺,爱她这种事连梦里都没法让她知道,梦里我错过了她一秒,现实中却将错过她一生,可我忘不了她,这个梦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一夜,将我徒有其表的坚强击得粉碎,我再也抑制不住那由内而外的难过,将这么久积攒下的眼泪留了个精光。


        太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升起来的,在这个宁静又安详的美洲小镇里,时间仿佛也放慢了脚步,留给人们细细品味身边的美好。11月是这里的深秋,窗外的景色却也别有一番风味,但我透过这厚厚一层玻璃看到的,却是和我的内心一样的满眼荒芜,没有一丝生机,顾里的离开已经快满一年了,而昨晚却是我第一次梦到她,她没有在我最初恨不得天天梦到她的日子里出现也没有在我想要忘记她的日子里出现,却在昨晚来找我了。一年了,是不是该回去看看她了,没有我的日子里,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但没有她的日子里,我过得却实在糟糕。我要回去看看她,告诉她我多么想她,苦苦支撑的这些日子,活着的唯一理由只有不敢死,自杀的人是去不了天堂的,我就算死都无法和她在一起。


       下午,我收到了一个包裹,更坚定了我回国的想法,并且让我对顾里的思念越来越强烈,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那栋熊熊燃烧的大楼前,但这一次,我不顾一切也要冲进去。我尝够了失去的痛苦,也明白了,时间纵然是良药,也消不去命运烙刻在我身上的伤痕。


        拿到包裹时,我瞟了一眼地址,不出所料,能把东西寄到这种地方来的人只有宫洺了,他真是神通广大,我把自己藏在那么隐蔽的角落里却仍然躲不过他。这个四四方方的盒子沉甸甸的不知道装了什么,他大概是想用什么东西提醒我,让我回去吧。我打开盒子,撕开层层包裹的泡沫纸,看清里面的东西时,心却像是四九寒天被人泼了盆冰水,引得我从头到脚打了个寒颤。


        那是顾里的玻璃杯,是我曾经送她的生日礼物,年少天真时,居然会相信送杯子就可以一辈子这种骗人的鬼话。后来,顾里为了隐瞒病情把我轰出家门时,把杯子也还给了我,再后来,发生了太多事,搬到周崇光家里的时候,我把杯子也带了过去,想着有一天再还给顾里,哪知道却再也没有了这个机会。宫洺大概把它错当成崇光的杯子,所以寄给我想让我睹物思人吧。我看着这只玻璃杯,光线透过杯壁在杯底凝成一圈柔和的光晕,却晃得我有些茫然。在顾里身边时,我区分东西的标准就是顾里的和别人的,这只玻璃杯是顾里的,可顾里已经不在了,那它又是谁的呢?它被保存的那样完好,甚至看不出一点使用过的痕迹,可它不是我的,也不是任何人的,它被遗弃在这世间,和我的心一样,没有了主语。


        上海,Constanly集团的大楼里,宫洺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透过窗户俯瞰这个车水马龙的城市。他的桌子上摆着两张照片,照片里分别是以为目光冷峻的长者和一个清秀的少年。过去的一年里,身边的所有人都离自己而去,此刻,站在这个城市最耀眼的地方,宫洺却觉得自己像是在守着一片废墟。


        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房间里的沉寂,宫洺看了一眼屏幕,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


        “宫洺,我要回去了,一年了,该去看看他们了。”


        沉默........


        沉默。良久。


        宫洺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淡淡地说:“好。”


        阳光透过窗户将他的影子在地板上拉得很长,窗外依旧是车水马龙,这个城市仿佛从来没有过悲伤。


————————————分割线————————————
这里解释一下,看到美洲小镇有没有觉得很怪
(o゜▽゜)o。。。啊。。。我本来写的是欧洲小镇啊,但同桌看了后告诉我,作为温带海洋性气候的欧洲,是没有深秋这一说的,于是我们开始改地点,排除了亚洲非洲南美洲后,澳洲位于南半球此时此刻应该是春天,所以就选了北美,北美说出来又觉得好怪。。。“一个北美的小镇”感觉像是什么童话故事_(√ ζ ε:)_。。。加拿大纬度太高,美国烟火味太重,所以纠结许久,欧洲小镇就变成了每周小镇(-ι_- )。。。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 ̄⊿ ̄)╭一个嫌弃自己所以每篇文都要改三遍的作者。

评论
热度(13)
  1. Blanca_4AF毫米 转载了此文字
    仿佛回到了几年前看完大结局捧着书哭的那个晚上

© Blanca_4A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