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自留地
my safe place

想念

也许不论时间的长短,遇到这种文我都会哭。因为肖根永恒。

炖不熟粉条的猪肉:



注:不是he 慎点


 


 


*


 


-Is this the part where you tell me that I should live out the rest of my days in peace?


三十五岁的Shaw这样说道。


 


人生变化莫测。五十岁的Shaw终于宣告退休,独自住在近郊一座山坡下面的小房子里,每天最大的乐趣变成了晨跑、去便利店买食物、吃饭。


 


刚开始,Shaw也觉得平淡的生活不适合自己,毕竟自己曾经也算是个身手不凡拯救世界造福苍生的女侠。时间一长,手痒痒的次数越来越少,竟然也习惯了。


 


也是,谁不能习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老年生活呢?


 


*


 


跨年夜的最后半个小时,Shaw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了Root,不是以往某瓶黑色指甲油,某头弯曲的棕发引发的片刻走神,而是完完整整地想起了她。


 


Shaw完完整整地想起了Root。


 


一开始是她柔软的、红润的唇。(不算那些模拟的话,)Shaw实实在在地吻过一次。那次太匆忙,Shaw的牙齿磕上去,狠狠砸在她的唇上。甚至于推开她的瞬间,Shaw就看见她嘴唇上泛白的牙印。对了,Shaw还看见了她惊慌失措的眼神。


 


Shaw也喜欢她的眼睛。蜂蜜一样的,水汪汪的。打从一认识,Root就老是换着眼神注视着Shaw。Shaw也悄悄地瞥过去,时间久了,发现她看自己的时候,像鱼一样,从不眨眼睛,也许是害怕会错过什么。


 


怎么会错过呢?Shaw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包括尴尬和不知所措的样子,那女人都看到了。要是Shaw溶于水,她一定恨不得让自己溶化在她的眼睛里。


 


有时,Shaw也觉得Root像水。走路的时候,摇摇晃晃。手搭过来的时候,漫不经心,好像自己是流动的,轻易就要包裹住Shaw。朝着自己说话的时候,有点儿耸的鼻尖颤颤巍巍,马上就可以挤出点水出来。


 


想到这里,Shaw渴了。拉开灯,套上拖鞋,走到客厅。茶几上的水凉了,旁边还放着小点心,Lee(一个和Shaw差不多年纪的邻居)送的。


 


大概人到这个年纪,都会有些寂寞,Shaw吃了两口点心,想起来,自己一个人,好多年,却浑然不觉孤独。凉水下肚,胃里泛起冰冷的痛觉,都比孤独更难忍受一点。


 


按下遥控器,电视台正转播跨年夜的狂欢,Shaw裹进沙发柔软的薄毯子里,能感到自己的体温。


 


Root的体温又是什么样的呢?Shaw当然记得Root触碰她身体时传过来的温度,绝大多数时候Shaw碰到的都是她的手。尤其是那次她扣着自己手掌的时候,指尖微凉,掌心温热。只那么一会儿,Shaw还来不及捂热她的指尖,这些温度又迅速爬过她的皮肤,隐匿在空气中。记忆中的温度都是短暂的,小面积的。


 


可是Root的体温又是什么样的呢?


 


年纪大了,就容易胡思乱想。


 


年纪大了,也容易好奇。


 


Shaw一直有那么多好奇的事。


 


Shaw没真正见Root痛哭流涕过。如果那女人连着熬夜,满眼憔悴,她就画厚厚的一层眼妆。远远见了,也没两样,近距离,Shaw就能看到她眼周一圈黑色,为了强打起精神,还要对着自己笑,让额头上的抬头纹也堆起来。Shaw想象她哭的时候,兴许眼妆也都糊掉,睫毛膏、眼线、眼影都要混在一起,跟着泪水淌下来,和鼻涕一起流到嘴角。那模样太不好看了,Shaw决定把这想法从脑子里抹去,谁会想看到Root这样痛苦呢?


 


Shaw也好奇Root熟睡的样子。是安静的,手脚都规矩地放着,还是会翻着被子,在梦里上演一场打斗大戏呢?甚至,会不会像Shaw小时候一样,张开嘴巴,不自觉地流口水,鼻腔发出细小的哼哼声,不时说两句口齿不清的梦话。倘若是最后一种,Shaw隐隐觉得,也有点,可爱。


 


不会知道正确答案的问题,有一丁点好处,Shaw大可以随便想象,给自己捏造各种稀奇古怪的解答。


 


新年要到了。


 


电视机里一群群人的兴奋面孔倒映在Shaw的瞳孔里,倒数声结束的时候,电话声准时响了起来。


 


Shaw想念这个。


 


“Happy New Year,Shaw.”


她的声音传过来。


 


“Happy birthday.”


第十五次,Shaw回道。


 


*


 


新年第一天。一大早,天还蒙蒙亮,Shaw起床晨跑,一会儿的工夫就爬上小山坡。微微出汗了,身体里的细胞也活跃起来,像是回到了十多年前,胶原蛋白更多的时候。


 


Shaw没想到自己可以活到现在,以前她总以为自己会是运气比较不好的那一个。直到父亲,母亲,Cole,Root,Reese,还有Bear,都相继离开了。自己还是这样,生命力旺盛得要命。时间会让人衰老,Shaw也抵不住。


 


想到这里,Shaw有点羡慕Root,羡慕她在自己的记忆里,永远年轻,永远漂亮,永远有趣的模样。


 


Shaw笑了。


 


还因为太阳也从云层缝里钻出来,第一缕阳光打在脸上,暖洋洋的。


 


也许Root的体温也是这样。暖洋洋的。


 


Shaw笑出声来。


 


活着,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想念,更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完)



评论
热度(42)
  1. Blanca_4AFNo.20160418 转载了此文字
    也许不论时间的长短,遇到这种文我都会哭。因为肖根永恒。

© Blanca_4A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