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自留地
my safe place

形容词

真好啊

Strssrt:

短篇,正剧婚后,第二人称,怀孕梗XD        
竟然被吞了😂        


你在她的锁骨附近落下一个又一个啄痕,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耳廓,然后耳垂,然后耳后你熟悉的疤痕,另一只手游经她因怀孕终于有了些肉感的胸部,在她隆起的肚皮上轻柔地打着圈,又一路向下,用手背蹭她大腿根部的肌肤。她随即发出一声小猫一样的哼声,双腿不自觉地向你靠拢,绕到你脑后的手揪住了你的头发。你于是加深了你的吻。

她在你温和规律的运动下迎来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在每个你留给她平缓气息的间隙,你都会与她的肚皮游戏一会;里面那个你还不知样貌和姓名的她,让你觉得生命是一场如此纷繁庞杂的浩荡。你的脑袋开始有一些嗡嗡作响,但很快又被快//感淹没。

这场安详无比的性//爱过后,借着屋内昏暗的灯光,你发现她竟然疲倦地睡着了。卷发贴着微湿的脸颊,冲着你这边侧躺着,一手抱着肚子,一脸恬静。你惊讶自己竟会用安详这种词形容你们之间的性//事,用恬静这种词形容这个你闭上眼睛都是她拿着双枪、勾起嘴角毫不犹豫地向敌方扫射的样子的人。那样确实辣极了,你想,不过这样也不错。




孩子肯定不是意外。但也差不多。某一天Root郑重其事地告诉你,她想要个孩子,你说好。

多么草率,况且养育一个孩子这种事,明明从来不在你的人生计划里。但你从来不是那种草率行事的人。她拉着Bear(或者说被Bear拉着)和公园里的小孩嬉戏的样子你还记忆犹新,她一脸甜笑的小表情也让你觉得,很该死地,有些时候你做不到板着脸拒绝她。这事似乎没有想象得那么复杂,你们确实只是想将一个生命带到世上,领着TA看一圈这个无比污浊也美得惊人的世界。既然她想好了,干嘛不做呢?

只是,那时得需要你给予两个人普通人的爱,你还是有点犯怵的;要知道你是自认从不惧怕什么的。

不过你们会试着做两个好妈妈的。这世上有很多事你做得很好,也有很多事你试了一辈子,也觉得自己做不到。这件事,你愿意和她一起试一试。一个小屁孩而已,没有那么难的。

虽然所有人都觉得显然你的身体状况更适合孕育一个孩子,但Root坚持她要来。反正你也比她小几岁,你以后也可以做这件事嘛。给Root生个孩子?你都没意识到你的思想已经这么危险了。TM帮你们找到和你基因最为相似的精子,虽然你其实不很在意这些。

后来,就有了她。




婚后的日子已经很清闲了。是的,婚后。你在找到Root的第四天就跟她求了婚。没有鲜花,没有戒指,她满身插着插管,你还一脸面无表情。

不过她答应了。她后来跟你说,她理想的求婚场景是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你们一人两枪,孤身迎战,做对方唯一的后援军,你在换弹夹的间隙对她说:Root,你应该嫁给我。或者她来说也可以。“不过,Sameen,”她歪头看向你,“虽然你占了一个意识都不清醒的女孩的便宜,”鼻尖凑近你的脸,“但我还是很开心的。”

那晚算是新婚之夜了。你们不知疲倦地做了一晚上爱。要不是看到她呼吸开始困难,可能一上午也没了。你在陷入睡眠时迷迷糊糊地想,你欠她一个像样的婚礼。

TM不断在纽约城招兵买马之后,你们五个人(算上Bear一条狗)也就没有什么任务了。TM本来执意说你们该好好休息了,在你的强烈抗议下,她偶尔也给你们几个号码盯盯。你无数次对街头的监控摄像头投向怨念的眼神。

于是你们开始自己找些乐子。

不同于Root无聊在家就编恶作剧程序,到处乱黑,你的日子显得有规划性多了。你健身、做菜,还在后院种起了花。你甚至重新当起了医生,过起了那种朝九晚五的生活。你记住不能老吃能量棒了。

Root会在情人节带你去你最爱的牛排餐厅,你觉得满屋红得扎眼的情人节装饰很蠢,但你还是跟着她去了。至少牛排是雷打不动的好吃的。

你会带她去健身班。她确实需要一些体能训练,而你觉得自己降服不了她(天知道她看着你大汗淋漓的时候在想什么)。于是你负责盯着她完成教练给的任务,以及无视她挺起纽约城最扁平的胸膛时向你抛来的媚眼。

你们就像这世上最平凡不过的一双人。

偶尔,只是偶尔,之前的回忆还会在午夜无可抑制地涌来。无尽的枪声和轰炸,Harold的叹息,不完整的记忆碎片,她密布全身的伤口。这种时候,你们只能相拥着试着入睡,等待黑暗散去。你偶尔会看着Root洗碗的背影出神,手不自觉伸向脑后光滑的皮肤。不过你再没去过有转盘的公园,也再没花上一天一遍遍清理你的枪支。

因为Root在这里。她依旧疯狂、不按常理出牌、爱冲你傻不愣登地笑。这是真的吧。

至于婚礼,好吧,你已经尽力了。两身婚纱,两枚戒指,一个城郊的小教堂,Finch和Grace、Reese、Fusco、Bear,也许还有TM。Root说你头发散下来的样子很美。事实上,你觉得她怎样都很美,但你绝不会说出来。

交换戒指后,Root就迫不及待地将你的头拢过来,热泪盈眶:“我爱你,Sameen。”覆上你的唇。她大概没有察觉到你的回吻稍显僵硬。

这事你一直耿耿于怀。于是在某个天刚亮的清晨,你把沉睡的Root叫醒,一脸认真地盯着她。

“干嘛,Sameen?Mornimg sex?我觉得…”

“我也爱你,Root。”你像陈述命令一样说道。说完便转过身躺下,以最快速度闭上眼睛。

只用五秒就能黑进五角大楼的小疯子花了十秒才反应过来,笑嘻嘻地爬到床的那一边,窝在你与床沿间窄窄的一隅。她迫使你睁开眼睛,将头凑过去,用鼻尖胡乱蹭你。“我知道,Sameen。”

很好,她的手已经不安分地摩//挲着你的腰侧了。你像是宣告主权一样握住她的手腕,翻身架在她身上。

不过你忘记你们已经处于床的最边缘了。你这一动,两个人一齐摔向地板。你们同时笑起来。如果TM看得到,她会将这定义为“模拟界面与主要执行人罕有的、纯粹的、无所顾忌的喜悦”。

“现在可以开始Morning sex了。”




Root怀孕后,日子更加清闲了。

你们有时会花上一下午看书。Root看那种在你看来晦涩难懂的哲学思辨书,你看一些解剖学的学术论文。TM建议你们买一些胎教书。你书柜最底层一排花哨的儿童书显然违抗了你听到这句话时翻的白眼。

傍晚是你们看电影的时间。你不知道Root还会看那些黑白画面的老电影。从前你习惯在特定的时间开始冲澡、洗漱,把所有东西收拾好才去睡觉,现在你可以轻易靠着Root睡着。一定是因为电影太无聊了。

你心血来潮了就给她做一些营养餐,逼着她多吃点肉。但这件事总以你无奈的恼怒收尾,因为她每次都能把那些你准备给她的食物鬼使神差地喂到你嘴里。怎么会有人爱看别人吃东西呢?

Root二十周时,你向医院请了长假。

你们开始频繁地旅行——洛杉矶的阳光,圣托里尼的日出,旧伦敦的街道,卡普里令人沉醉的碧水。事实上,你追踪相关号码时没少去过那些地方,但是没一次认真看看这些景。威尼斯的烈日变成清凉的风时,你看着落入大海的红日,你不想这么形容,但它就像凝固的血块一点点散开,大海毫无保留地拥抱着它的残缺和脆弱。它们试着与彼此融合,像是有上帝帮忙一样,它们做得很好。

某一天你驱车几个小时把Root带到一处静僻的绿地。你们坐在长椅上,你把远处一棵老树指给Root。树下有一个小小的碑。

“Samaritan把你‘挖走’以后,我买下了这片地。碑上没有字,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你。”

你顿了一下,“我当时很想你。”

很久都没有人打破这一片寂静。

老树已经很老了,不知道它的根伸了有多长。而她却是一个没有根的人。你不知道如何安放她,或者,如何让自己好受一点。你其实也从不觉得物理上的葬身之处意味着什么,你只觉得这样做,让她有一个远离该死的上帝之战的地方,你会很安心。

Root突然笑了起来。天啊,你又要皱起眉头了。

“Shaw,我喜欢这个地方。没想到你还是这么浪漫的人。”

“浪漫?给一个当时看来没有全尸的幽灵立一块碑?好吧,如果你管这叫浪漫。”

“是啊,Sameen,你的浪漫很微妙。”她揉搓着你的手,微微撅起嘴。

“我们以后就葬在这里吧,别人也有一个来看望我们的地方。”她自顾自地说着。

你看着她,仍没有说话。

“葬在一起,你的墓碑上会写着‘Root之妻’。”她笑得更欢了。你没好气地摇摇头。

她于是将你的手放在她肚子上,“Sameen,不管你承不承认,我们现在是一个家了。一个烧菜做饭,柴米油盐,会因育儿方式不同大打出手的家。你会明白的,某一天。”

你还是盯着她。你突然想起很多年前,她也是这么握着你的手,你也是这么盯着她,却被该死的不肯罢休的特工队打断。而后她经历了让你内疚至今的濒死体验。于是你做了你当年就想做的事。这么多年了,她在吻你的时候还是会两颊泛红。




而今Root已经三十多周了,肚子圆的像球一样,还越来越爱睡。每次她毫无征兆地就陷入睡眠时,你都会不厌其烦地骂一句“该死”,然后扯来一床薄毯给她盖上。

你有时会盯着她熟睡的样子看,然后在脑中描摹她睁开眼的样子。你很难相信这个前赏金杀手有着你见过最纯澈的眼睛。而那一汪纯澈的水让你不受控制地沉陷,一种你无法定义的沉陷。有时你觉得Root便是你,你便是Root,更多时候你觉得这种感觉并不真实。有时你觉得得花上一辈子搞清这些了,后来你发现,Root其实是你的起点而非终点。你享受那双忽闪的眼睛的凝视,一如你享受她四肢胡乱地缠绕着你,头埋在你颈间,喃喃着细得只有大地才能听见的话语。可是你听得见,就像她也听得见你无声的耳语。

你的眼眶泛起泪来。泪水不是你熟悉的东西,同你因她生出的所有感知的触角一样,你讨厌与它们相处。你也讨厌这种感觉,视野里的人已模糊不清,你脑中的样子却愈发清晰,而你连挪动视野都做不到。

就像现在这样。而你甚至希望时间停在此刻。是的,此刻,你们俩都顶着一头难以形容的乱发,她睡着,你看着她,也看着天空的颜色一点点变浅。

她被你拢进怀里,你裸//露的肌肤贴着她均匀起伏的身体;你们只安静地,交换着温热的电流。直到她的嘴角迎来了清晨漏下的第一缕光,和一个绵长的、轻柔的、深邃的吻。

评论
热度(248)
  1. Strssrt 转载了此文字

© Blanca_4A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