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自留地
my safe place

【肖根】Cold Mountain (2)


*冷山AU
*BE预警
*情节改编于电影,如有不合理之处请多包涵
*OOC预警
*电梯间被懒癌吞了=.=



————————————————

"亲爱的Sameen,谁都没有想到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距离你穿着军装离开的那个清晨已经过去了两年。想起你我共处的短暂光阴,因我笨拙的嘴舌有许多话都未能说出口。不知当战争结束后,你还会记得一直等你回来的我吗?"



战争的火苗悄悄侵入了冷山镇。全镇的年轻人都在为出征作着准备,收拾行李,抓紧最后的两天时间和自己的亲人或恋人告别。Shaw没有什么行李可准备,也好像没有什么亲近的人可告别。她的全部家当也就只有几件衣物和两把猎枪。整理着房间内的物品的时候,Shaw翻到了一本父亲留下来的琴谱。Shaw当然是从来不会弹什么钢琴,她只是觉得这算是父亲的遗物,她不应该扔掉,就算留在角落里发霉也好。但她突然想到这本琴谱也许有点更大的用处,因为前几天去参加宴会的时候,透过Mr. Groves家的房门她瞧见了大厅里放着一架钢琴。想必Root那样的千金小姐也是擅长这些有钱人家的玩意,Shaw决定把这本琴谱送给Root。

给她开门的是Mr. Groves,听见了客人声音的Root也随后跑来了门口。Mr. Groves收下琴谱后热情的邀请她一起去散步,和他的女儿一起。三个人在Groves家的庄园一边散步一边聊天,Root这才意识到她对Shaw的了解寥寥无几。而还有不到两天Shaw就要出发了,下一次再见面没有人知道会是什么时候。她耷着头在后面慢吞吞的走着,沉浸在悲伤中,甚至没有注意到穿过围栏的时候Shaw走过来轻轻扶了她一把。

通过Shaw和父亲的交谈,Root得知了她是个孤儿。而孤儿总有的无牵无挂更是让Root的心不断往下沉。心不在焉的她鼓捣起手中的琴谱,却意外发现里面夹着什么东西——一张相片。相片中的Shaw拿着一把小锤子,一只脚踩在用于架屋顶的木头横梁上,歪着嘴角对镜头露出一个不屑的微笑。哦上帝——这个世界上还有比Shaw更可爱的人吗?Root合上了琴谱,对正走在父亲身旁的Shaw笑了,笑得比任何时候都开心,心里所有的阴霾都在这一刻消失不见。参军没关系,战争总会结束,Root可以就待在这个小镇等她的心上人凯旋归来,等多久都没关系。

人终究逃不过离别。Shaw跟着镇子里的军队出发的那天早上,Root没有随人群去街道两旁送别年轻的英雄们,而是偷偷一个人跑到了Shaw住的房间门口。站在门口有些局促的她和突然打开门的Shaw差点撞了满怀。
"我...我给你带了一本书,《献给阿尔及侬的花束》,里面有很多段落写的很棒,我想你可以...也许你可以把它带着。哦还有这个..."
Shaw打开Root递来的一个小信封,看见里面是一张Root的相片。
"上面我没在笑...鉴于我很难摆出什么表情来," Root抓着自己的衣角尝试解释点什么,"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Root鼻子一酸,感觉到眼泪即将掉落下来,"算了," 她摆了摆手转身想离开。
"Root。"
"嗯?" 一回头,Root被一步跨上来的Shaw揪住衣领,两人的嘴唇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她们用力,再用力,仿佛想要把此生所有的力气都用在这个吻里。Root的大脑此刻无法思考两人吻了多久,直到身边一边系着衣扣一边跑过去的士兵吹了声口哨,两人才慢慢分开。

外面队伍的集合声告诉两人没有时间了。"Shaw,我会等你回来的..." Root的声音不自觉的发着颤。Shaw的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过Root,她拿起手上的书,放在嘴边吻了吻,最后她转身小跑着融入了队伍中,没有再回头。




"凡是擅自离开岗位者,皆以叛国罪论处,包庇逃兵者以同等罪过处罚,民兵可闯入一切其认为合适的地方进行搜查,一旦抓到叛国者,格杀勿论......"

战争年代从不缺乏逃兵。见识过战争真正模样的人很难再保持参战前的高昂热情,继续高声呼喊为国杀敌。Shaw一直是来自冷山镇的士兵中最英勇的那个,她杀的敌人很多却很少受伤,参加的战役很多却依然无所畏惧。她感受不到恐惧或是畏缩,她心里唯一期盼的就是结束这该死的看不到头的战争,不管南方军是输是赢,只要她能够早点回家。Sameen Shaw从来不想做一个逃兵。
直到Hersh给她读了那封信。

Shaw卧床养伤的那几天就已下定了决心,即使冷山和她隔着千里万里,她也要回到Root的身边。伤口一有痊愈的迹象,她便没有多耽误一刻地逃走了。身上只带着一些干粮,但Shaw从未畏惧过任何事物,不管是战争还是隔在她和Root之间的千山万水。



镇里的大部分年轻人都去打仗了,只有大地主Greer的儿子Lambert和他的几个狐朋狗友仗着父亲的势力留了下来,充当起了在镇里维护治安的民兵。他们在镇子里横行霸道为所欲为,没有哪家的妇女老人敢反抗他们。而在Mr. Groves去世后这种情况愈演愈烈。Lambert每隔一两天就会去一次Groves家的庄园,镇子里的人都知道他打着Groves小姐的主意。

家境转眼间的败落让Root一时连基本的物质需求都有些匮乏。被父亲和佣人们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她精通插花,却叫不上来任何一种疯长在荒芜田地里的野草的名字;她会弹钢琴却从来不会弹棉花。
正当Root不知如何继续下去的时候,热心肠的莎莉太太为她介绍了一个帮手,Zoe Morgan。Zoe的到来为整个庄园带来了活力,她带着Root除草耕种,修补房屋,还把庄园里的一部分财物抵押出去,为两个人购置了足以过冬的食物。每一个人都生活得很艰难,但Root知道她不会是第一个放弃的那个。



Shaw已经快失去了时间感。她常常记不起这是她逃离军队的第几个月,也记不起自己走了多远。一路上不仅要躲避北方军敌人,更要提防南方军及民兵对逃兵的追捕。她甚至见到了更多在战场上见不到的人间百态:只因怀上了白人的孩子而被孩子父亲下了迷药准备投入河中的黑人女孩;为了保护襁褓中的婴儿而甘愿被军人蹂躏的母亲;一屋子好多年没见过男人的女人们围着一个男逃兵求欢。

每离冷山更近一步,Shaw都觉得自己的心蒙上了更厚的一层灰。她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和三年前离开家乡的那个Shaw是否还是同一个人,现在的自己是否还配得上那个可爱又优雅的女人,那个女人是否还认得自己是谁。所有伤痛、疲累,全被她那颗变得麻木的心转化成一个坚定的方向——冷山。




TBC.

————————————————

阿西吧...感觉人物性格把握不好行文节奏也很乱QAQ
而且不会分章节
就酱吧反正也没人看...
尽量争取把想要的感觉讲出来
欢迎讨论哇

评论(12)
热度(23)

© Blanca_4AF | Powered by LOFTER